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因为怕‖死,所以自‖杀。

坐在地板上一个人听歌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天呐,我的屁股被孤独冻得透透的了。

所以我后来选择坐在窗台上,宽窗台,长度正好可以完美容纳蜷起腿的我。这里几乎没人会来,就像个秘密基地一样——这种想法很幼稚,你知道。我小时候总是梦想着真正的秘密基地——小虎队那种。就是那本青少年侦探小说……冒险小虎队?大概。

其实我最早的秘密基地是干休所里的一片竹林,竹林正中央是一个井盖,我和我的朋友会坐在井盖上喝两块钱的可乐。不过后来竹子都死得差不多了,我也就转了阵地——那是一座水塔,里面只有一个坏掉的马桶和两块灰色的砖头。它附近有体积庞大的冬青丛,里面的空腔正好能容下小时候的我。我还拖了一块破垫子进去,躺在上面可以闻到泥土和腐烂的叶子的味道。

谁会不向往秘密基地呢?

在你的秘密基地里,世界就那么大,单纯的很。你不需要在乎任何人或者任何事。你可以成为任何一个人或者只是做你自己——现代垃圾生活中的最后自由天地。

我为此疯狂。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