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暗地病垃圾制造者。
多余的人。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

当这一切是我的全部,
我又要如何抽身离去?
我要离开!我要突围!我要先行告退!
可那跟彻底离开这个世界有什么区别呢?

Give me strength will yeh?

我爱Vulko。军师皇子组太棒了。

晚上做了个梦,Vulko成了我的保护人???


*旧画搬运,是我的人设*

"Disco A Go Go"

" I'm programmed to defeat all evil!!! "

是超级无敌喵喵侠的超能力No.001:
       
         在我的BGM和舞步里,没有人能打败我!大坏蛋们不能,该死的数学卷子不能,坏情绪也不能!

另:其实这是个机器人喵喵侠(?)

*旧画搬运*

"Comfort"

那天一整天心跳几乎都在100到120之间逛悠,可能是因为开学第一天什么的吧,但是一如既往画画能让我平静下来。我猜这就跟秘密花园差不多,难怪我倾向于使用这种画风:用颜色涂满空白,画一些花纹,无数的点点来填充画面...反正第一天也没什么事,正好放学的时候画完。

其实是想着圈名黑鸾的列表画的,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动物,但是鉴于我想到她总是想到小乌鸦,就画了只小黑鸟:螺丝钉被砸进它的脑子里,曲别针被插进它的脖子里。但是它还睁着眼睛,看着落日余晖的光。

底下其实是我在爱尔兰旅游时住过的一个小镇里的一片遗迹,曾经是非常宏伟的中世纪古堡。现在,它已经只剩下零星几个城门和建筑物的断壁残垣,保存最完好的城门塔楼里住满了乌鸦。我站在河对面的高地上,远眺大群大群如乌云般的乌鸦在橘红色日落中从塔楼的窗户里飞进飞出。然后我想,这群乌鸦大概就像是我心中焦虑、恐惧、情绪失控、暴力倾向等等坏东西的具象化,塔楼就像是我的脑子...这让我又想起了她。

但是它为啥叫Comfort呢,因为画它让我平静了下来?还有别的,其实我还在组织语言...

*旧图搬运*

《城市溺亡》

给 Meg 96 的生日礼物。

“直到十四岁的某一天,我走在堆满垃圾的小巷里,才发现了那个一直被我忽视的事实。我抬起头,视线翻越过发霉的砖墙、整片荒地和被路灯削弱的黑暗,令我惊讶的是,河边老小区中的居民楼没有一扇窗户后的房间是黑着灯的。”

“每一家住户都有着自己的生活,就像是一个个被钢筋水泥强行分割出的小小宇宙,宇宙的整体性似乎就是这样被切蛋糕一样地破坏掉的。每一扇门后,每一扇窗后,即使是戒指盒里也有着一个宇宙——它们独一无二,承载着无限的可能。”

“宇宙里面有什么?在楼外,我只能看到灯光。”

“而灯火的颜色其实从来都不是单调的。”

*旧画搬运,七夕贺图*

《芳心縱火犯》

*旧画搬运*

《My other half is six feet under AKA Who cares if one more light goes out》

给所有以生死相隔的方式失去了朋友的人。

*旧画搬运,麦克创伤之后北京站产物*

Chester , Superstar.🌟

*旧画搬运,英伦三岛旅游后产物*

St.Margaret.
苏格兰女王

在使苏格兰走向文明和将凯尔特教徒同化为基督徒等方面作出重要贡献,死后被追封为圣徒。
元素来源:The St.Margaret window of the Edinburgh castle ; The Book of Kells.

*旧画搬运*

12:25

Karl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陪伴并保护他的公主,他的能量来源是他可以被拆卸下来的心脏,而机械脑则被安置在右胸的暗匣内。像每一个具有相似职能的机器人一样,Karl认为自己可以伴随着他的公主直到世界尽头,尽管公主一直告诉他:有一天,她会离开,然后再也不回来。Karl把自己的心交给公主保管,那颗心在一小时内产生的能量足够保证他一星期的正常活动。

“我一个星期只需要拥有它一小时,”它对公主说,“我怕我把它弄丢了。您就收下它吧。”

直到那天真的来临,春冬交替的时候,公主离开了,也带走了Karl的心脏。城堡中所有的钟表都停在12:25分,也就是公主离开的时刻。Karl站在城堡的大门前,抱着公主最喜欢的玩具:木刻鸟、流星花和被打扮成骑士的破娃娃,等待着他的公主的归来。直到他的能量彻底耗尽,成为一座永远望向西南方向的雕塑。

_

但有一天,她会回来,归还他的灵魂以自由。在那个微风阵阵的夏夜,他会飞向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