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因为怕‖死,所以自‖杀。

干涸

废墟的心脏里住着一位老人
他捡拾溢出的快乐
以被揪去触角的甲虫和被击碎的诗意为食
当他人的食道中流淌过美酒
只有混着残屑的泔水从他的喉间穿过

他永远在微笑着
他永远在温和而幸福地微笑着
独自浮流在一片灰寂的悲哀的苍白面孔中
世界着了一身灰色丧服
在胸前别了一朵凋零的玫瑰

我看向那老人
他的咽喉直通我的泪腺
咸水流过肮脏的地板涌入他的胃
只有我
在世界边缘撕碎黑白的弧线
替他泣出一片江河湖海

何时才能被啃噬殆尽呢?

直到他死
直到大地坠落
直到肩胛骨飘散在风里

直到我的泪腺干涸

                        2017/12/27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