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暗地病垃圾制造者。
多余的人。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

本来我是在笑的
为了什么事而发笑大抵已经忘却了
直到我看向西方灰紫的云霭
从树缝中透出一只炽热地燃烧着的眼睛
它愤怒地凝视着
它谴责着我与嬉笑的人群
它谴责着蓝天、卷曲的白云与玉兰花苞
它谴责着依旧附着着柔软枯草的大地

这时
我便突然从笑容中析出残酷来

无辜人们黑暗的死难日本是不应有这些的
它只属于飞过的群鸦
冬日峭楞楞如黑骨般的虬枝
干枯皲裂的被寒风冻透的大地
僵死在树下的有着灰色羽毛的鸟

这时
我便突然感到自己的残忍了
今天是十二月的第十三个日子
而今日的我是不具有开怀地笑的权利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