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因为怕‖死,所以自‖杀。

In memory of ...

#Gallaghcest·BE·今天北京在下雨
#咖喱格兄弟全部阵亡/OOC预警
#BGM:Amore - 坂本龙一
#梗来自列表 @UnkissableArthur
  
  
  Liam Gallagher 死了。
  
——
  
  “跟我们讲讲,Noel——你第一次得知你弟弟的死讯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嗯…那大概是早上七点多,我没有设闹铃,因为看完前一天的球赛之后我真的很累。然后……先是几个电话打进来把我吵醒了,但是我没打算去理。直到有人开始敲门。我拉开窗帘,外边全是举着话筒的记者,身后跟着他们的摄影师。我那个早上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Liam Gallagher在昨晚去世,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
  
  “我们都知道您的回答,事实上这个视频已经作为一个热点火了很长一段时间——
  “你对那个记者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那有什么不对吗?”
  
  “他是你的弟弟。众所周知,你们已经有近十年没有来往,但那无法改变他是你弟弟的事实。我们难以想象你对于这件事的——”
  
  “这个问题问完了吗?”
  
  “抱歉,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在得知Liam Gallagher的死讯后,你紧接着做了什么?”
  
  “听着,我是个做音乐的,不是专门给小报提供爆炸性新闻的。如果他们如此无聊,以至于一定要把另外一个Gallagher的死搞成个大新闻——我没意见,因为那跟我一点关系没有。但是我不希望人们不论在哪只要碰到我就一定要提起他的死,然后问我的看法或者感受或者别的什么。我没感受,我们之间现在已经没关系了。至于你的问题:我知道他死了,我“嗯”了一声,然后回屋吃了早饭。还有别的要问吗?”
  
  “没有了,谢谢。”
  
  “谢谢。”
  
——
  
  他没吃早饭,坐在沙发上听完了电话里所有的语音留言,还有人在不停地在往里留言,因为他不接电话。一共多少条?他没数。但是他一直坐在沙发上直到时针指向了十一点。
  
  “你弟弟昨天晚上去世了。”
  
  “Liam出了交通事故...给我回电话。”
  
  “Noel,我是你妈妈。尽快给我回电话。”
  
  “你听说了吗?Liam Gallagher死了——”
  
  “Liam Gallagher——”
  
  “你弟弟——”
  
  “你弟弟Liam——”
  
  “……他们想约个时间采访你——”
  
  “……给我回电话——”
  
  “尽快,Noel. 尽快。”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好受,但是——”
  
  “……然后他就去世了——”
  
——
  
  “你在干什么,Noel?”
  
  Sara突然进屋的时候,他在楼下看电视。现在是凌晨一点半,他的确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他大半夜不睡觉,而是溜下床看电视上的重播新闻。他拿着遥控器,以最快的速度换了台,但是没什么用——电视上还是他弟弟的照片。
  
  “睡不着,我想看看电视。这几天媒体记者太多了,我有点烦。糟透了,没什么好节目。”
  
  “最近电视上全是Liam Gallagher,对吧?”
  
  他又换了几个台。他妻子没说错。
  
  “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你对Liam的态度,Noel。咱们都讨厌他,我知道你肯定更讨厌他。他死了,不会再挑事烦咱们,这是件好事。但你必须得考虑到,在对媒体说你的感受的时候,别人对你态度的看法。你得谨言慎行。”
  
  “什么看法?”
  
  “你对这件事太漠然了。现在你的支持率在降低,他们都说你太残忍,没感情。”Sara拿过他手里的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你得想想明天在电视节目上怎么说。你的个人形象很重要,我相信你明白,是不是?”
  
  “早点睡。”Sara吻了吻他的侧脸。
  
  “晚安。”
  
  他回吻自己的妻子,听着她的脚步声逐渐变小,直到消失,然后掏出了手机。他翻看着Liam的推特账号,最后一条是他在曼城主场看球:
  
  “C'mon Manchester City”
  
  他的每条推特底下几乎都有人回复他差不多的话:“你还记得这张照片吗?”然后附上一张图。图片上永远都是他们两个,Noel和Liam,十几年前的老照片。他们两个站在台上聊天;他在弹吉他,Liam远远地看着他;他坐着,Liam在一边冲他笑;甚至还有他们两个在罗蒙湖演唱会上接吻的图片。都是差不多的东西。还有那些评论,打探着他和Liam之间的情况和态度。
  
  他关掉手机,回到床上,睡了四个小时,中间没有醒。他好像梦到了一次演唱会。
  
——
  
  “所以在你先前采访中所提到的那个最伤你心的事实究竟是什么?我们都很好奇。”
  
  “摇滚精神...朋克精神...某种意义上来讲 它们根本不存在。就像艺术也不存在一样。”
  
  “噢,这可是个少见的看法。介意给我们仔细讲讲吗?”
  
  “首先,这一切都只是关乎“表演”。我们对于摇滚精神、朋克精神的体现者的了解大多数都不是直接的,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媒体。而在这里我们就需要了解媒体都在干什么。他们收集有真有假的信息,然后对信息进行包装加工——就像是包装一盒情人节巧克力一样。而如此大费周折的唯一目的就是:突出卖点。他们需要把包装好的消息卖给广大民众,所以像每个商人一样,他们需要告诉消费者,为这些消息你值得花钱。
  
  “而民众也愿意购买。为什么人们喜欢幻想故事,喜欢夸张的、戏剧化的电影,因为每个人——不管他有多成功——他都会有逃离现实的渴望。媒体给他们带来一个音乐人,告诉他们这叫摇滚精神。你知道在小说中,作者会通过特定情节来表现一个人的性格特点,媒体也会这样做,然后一个有着基本固定人设的“明星”就产生了。人们不能保持愤怒、吸毒、酗酒、随心所欲地说出自己想说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他们花钱看别人去做。摇滚精神这样传播开来,因为它有了市场,有利可图的事最能吸引传粉的蜜蜂。”
  
  “那么你觉得这是个现代社会带来的问题吗?”
  
  “不。这个问题从古至今从无断绝,只是现代社会把它放大了而已。包装人设,卖给观众。听起来熟悉吗?史书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事实上,整个社会,没有人逃得了。它就像是一个无解的魔咒,而这个魔咒的名字叫:
  
  “——别人对你的看法。”
  
  “你的新书内容会与它相关吗?”
  
  “事实上,这就是新书的主题。而且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它在明年二月就会正式出版。”
  
  “这可是个重磅消息!我们翘首以待。我想今夜对于我们的书迷们来说会是个不眠之夜!”
  
  “哈!谢谢。”
  
——
  
  形象,他一边看电视上对某作家的采访一边想。他刚才在采访中表现得“不尽如人意”,因为他没有像自己的经纪人或是妻子建议的那样,适当地表现出对自己弟弟的关心。
  
  “我曾经说过,Liam应该直接进精神病院。但现在我不会说这样的话了。因为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为祸人间了。如果你们和他共事过,你们会懂我的意思的。他是个只会捣乱的恶魔。”
  
  他盯着茶几上弟弟的照片,照片摊了一桌子。他把它们收好,放进胸前的口袋里,决定回家一趟。他和Liam共同的家。他妈需要他,在这个时刻,最需要安慰的就是她。而且他也毫不怀疑,那些媒体前几天一定也把她家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前去,也许只是因为他需要梳理梳理思路,才能更好地安慰别人——更别提这个别人是他妈妈。
  
  他按响门铃,等了十几秒钟。门开了,他妈没骂他,而是抱住他就开始哭。Paul站在他旁边看着他:“你前几天都他妈干嘛去了?”
  
  他被骂了一顿,先是被Paul,然后是被妈。他出门后没走几步,就被一块石子儿砸了脑袋。那个扔石子的小孩儿娴熟地骂他是个傻逼,然后又是一个小年轻,骂他是个没心没肺的混账。那个小年轻的眼眶红红的,大概是个歌迷。路过街角报刊亭的时候,卖报纸的人往他身上扔了份过期报纸,用阴沉的眼光看着他。报纸砸在他的胸口,滑进他怀里,斜着一行加粗黑字:
  
  震惊!Liam Gallagher 车祸去世!
  
  “你还是人吗?”
  
——
  
  “当时早就散场了,曼城赢了欧冠。Liam很高兴。他说他不想那么早走,Noel也在这看球,他知道。他希望能堵到他。其实Noel Gallagher早就走了,但是他不知道……”
  
  他关掉了手机上的视频,该他上台了。
  
  “Liam Gallagher的死对于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我想这是我们大家想知道的,但是你一直对此避而不谈...今天能在这里分享一下吗?”
  
  “我们就像是陌生人,他的死对我的生活仅有的影响也只在于:我妈很悲伤,和在他死后突然涌现出无数的记者围着我问几乎相同的问题。我来这里是聊音乐的,而不是谈家长里短的。我也希望以后不会再有人问。”
  
  “嗯…好的。你的新专最近销量不佳,但是在乐评界有口皆碑。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只想对那些想找点好音乐听的人说:音乐才是最重要的,有时间关注八卦小报上我对我弟弟去世消息的态度,还不如多听几首歌。我不是逼任何人去听我的歌,你就算是去听贾斯汀·比伯的歌也无所谓。不要本末倒置。就这样。”
  
  “事实上,现在民众普遍认为你是个...”
  
  “我知道,他们说我是个人渣,是吧?但是无论如何,我这话放在这——我不在乎你们认为我是个多混的人渣,我只在乎音乐。这些评价我的人就像Liam Gallagher一样,根本不在我的生活中,我又为什么要去费心在乎?”
  
——
  
  “你刚才不该在上边说那话的,Noel.”
  
  他没说话。
  
  “这不像你。你知道怎样以大局为重。”
  
  他没说话。
  
  “你最好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如何挽回。”
  
  他没说话。
  
  “我先走了,你自己……有事打电话。”
  
  他没说话,但是拿起了吉他。
  
——
  
  Dead in the water :
  
  ——如果你说某些事或某些人已经“Dead in the water”,你是在强调它已经失败,并且在未来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
  
  “现在播放晚间新闻:经官方确认,绿洲乐队前吉他手、高飞鸟主创Noel Gallagher于今天早上七时许开枪自杀。他没有留下遗书,但是自杀前上传至网络的新demo极为引人注意,内容为他只正式发表过一次的单曲《Dead in the water》。众所周知,前段时间,Noel Gallagher的弟弟 Liam Gallagher在观看欧冠决赛后的回程途中车祸身。尽管Noel一直对其弟的死表现冷淡,甚至可以说是不近人情,但他的自杀也许与此事件不无关系。现在转播本台记者对其妻Sara McDonald的采访:
  
  “他不是个擅长表达自己真实感情的人,尤其是语言方面。但是他的感情都在他的歌里,他的吉他里,在他的演出里。人们对他有很多误解……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对不起。”
  
——
  
  “他在乎他弟弟,他爱他弟弟。如果你仔细分析你可以看出来。他的自杀点明了这一点,可惜也许太晚了。这是摇滚界又一明星的陨落。”
  
  “是的,我是他的歌迷。我认为他不再是我的英雄,甚至还朝他扔石子……我不知道,我很愧疚,我哭了很久。我希望他在天堂能听见我的对不起。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没那么做……”
  
  “他在这方面有障碍,这是肯定的。我们在想,这也许与他儿时受到的家暴有关。我们的这个项目就是为了帮助这样经受过家暴的孩子,他们都或多或少需要帮助...我们会帮他们避免这样的惨剧再次发生。我们现在的资金不足……”
  
  “Noel饱受误解,我们不得不考虑到也许这也是他自杀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可以看到网络上有些人说得话有点“过火”…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解决网络暴力问题刻不容缓。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支持我们,让人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墓碑上就该有个评论框,你知道我说这话什么意思吗?每个人都能走过那条落满松针的小径,看看墓碑上的墓志铭,然后随心所欲地写下一段评论。最有趣的是,死人无法反驳。”
  
  “………………………………………………”
  
——
  
  《Dead in the water》- Noel Gallagher
  
  For the shore
  站在堤岸上
  
  And the night is slipping through my hands
  看着良夜就此逝去
  
  I fall into the sea
  我正坠入无尽的深海
  
  Like the empire built on the sand
  正如流沙上的宫殿
  
  I’ve been thinking about the days
  我回想起以前
  
  When we had no money
  我们身无分文的日子
  
  That photograph of you
  老照片中的你
  
  Well it still seems funny
  看起来是那么无忧无虑
  
  Gotta get back to the promised land
  我要回到去我们年少的约定之地
  
  So don’t walk away love
  所以,亲爱的请别离开
  
  There’s never enough
  多少承诺都远远不够
  
  That could make me crash
  那会让我难以承受
  
  On the broken glass
  在破碎的玻璃上彻底崩溃
  
  Let the storm rage
  任它风暴肆虐
  
  I’d die on the waves
  也许我会被这潮流击垮
  
  But I will not rest
  但我依然会负重前行
  
  While love lies dead in the water
  即使我们的爱已走到尽头
  
  Dead in the water…
  如同一潭死水…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