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因为怕‖死,所以自‖杀。

Wish You Were Here

#全程跑题高考北京卷:绿水青山图.
#歌梗:Wish You Were Here-Pink Floyed.
#私设平行世界;Jesse和Tulip已经死了很多年;23th Century;强行政治正确.
  
  
  Q:世界上最古老的恐惧是什么?
  A:孤独。
  
  《Modern Life Is Rubbish》——《现代生活一坨屎》,Blur 乐队九三年发行的专辑,封面是一辆火车——这让我莫名其妙地想起回到未来里的那辆他妈的火车来。我希望我有那玩意儿,真的。我可以带上一条毛绒绒的、叫爱因斯坦的大狗,然后驾驶着会飞的火车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时间中任意穿梭。我会去文艺复兴时期买一副护裆器,然后戴着它去凡尔赛里逛一圈。
  
  我曾经和Jesse Custer提起过这张专辑,我翘着二郎腿以我最懒散的坐姿半瘫在椅子上,跟他讨论那些关于世界真理与时代广场大广告牌的问题。现在的人们都不会把有意义的箴言刻在门檐、窗子、壁炉之类的地方了,他们也不会用标志牌来写点人生道理。那些脑子里塞满了汇率、古驰、聚光灯下的红毯、奔驰汽车的气缸和市场投资的家伙只想利益最大化。所以他们把广告植入到世界的遗体里,就像是苍蝇在腐烂的伤口上产卵,然后等待着更多的蛆爬出来,变成更多成虫。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地球越来越吵,人们甚至听不到对方说话的声音了。所以他们说:“先闭会儿嘴吧,我在看YouTube呢。”
  
  苍蝇脑袋的傻逼,滋生在地球表面,直到地球奄奄一息。水资源被污染;绿色的油状物覆盖海面;石油泄漏事故;北极熊被饿死,有三只企鹅溺亡,海龟的胃里塞满了塑料,最后一头白犀牛死去。沙漠化;雾霾、光化学烟雾和沙尘暴;加拿大河流水位降低,原因是气候变暖导致的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利益纷争;偷渡的难民儿童尸体被人从海边打捞上来;精准打击;他们决定开始贸易战;又是一次大规模自杀式炸弹恐怖袭击。同性恋者被当街殴打;种族论者用语言攻击杀死了抑郁症患者;被强奸者遭到谴责……
  
  “I mean...Seriously?”
  
  列车正疾驰向太阳升起的方向,阳光拉长了地平线,几只白鸟从湖泊上悠悠飞过,其中一只落在了中间裸露出的一块绿地上。一片荒原,零星的落叶林在黎明时分依旧笼罩着一层半透明的深蓝色。远处笼罩在雾霭与黑暗中的群山,从海面中拱起的巨兽的背脊。几条纵横交错的小溪从东方穿过被绿草覆盖的波状平原向西北的群山流去,它们在破晓的微光中反射着晶莹的亮光。列车轨迹在前方拐过一个弧度光滑的弯,我看不到太阳了——这正合我意。座位对面的年轻女人正在看书,她穿着灰蓝色的高领毛衣,但却把项链戴在外面。经历了22世纪纸质书复兴运动的年轻人们都以手里那本实实在在的书为时尚,虽然它再也不是用木材以“传统工艺”制作而成的。
  
  我套上绣着深蓝色条纹的査曼多——那种来自智利的大披肩一直垂到我的胯骨——然后往自己头上扣了顶他妈的大帽子。说实在话,我不喜欢这顶帽子,它让我看上去像个拿蜂蜜和越南小孩做交易的美国大兵。但是既然这是一列只兜售越南复古风物件儿的特别专列,冲着这么实惠的票价,我也没啥能抱怨的资格不是吗?我提着黑伞下车,没什么人的小站。站台,标志牌,一个鲜红色的遮雨棚,一个带烟灰缸的垃圾桶,自动售货机,还有一把坏了一条腿的长椅。我前脚刚下车,后脚就差点被突然关闭的门夹住,在惊呼之余看着它再次无声地启动,奔向远方。
  
  操,管车门的傻逼人工智能。我翻了个白眼。永远也不给人干点悠闲事儿的机会。
  
  在我身后,太阳已经可以看到最顶端的轮廓,光线正在追逐我的背影。我打上伞,然后用力向下压了压我那别扭得要死的大帽子,以遮住我裸露在外的后勃颈——我可不希望像上次一样,背对着窗户睡觉,结果被烧掉了一层皮。
  
  让我们去看看Jesse和Tulip。
  
  他们在哪?在湖边,有两块方形的石碑,被深深地嵌进了草地里。湖的对面有个小木屋,门前停着一艘小船——你要知道,那可不是会发出恼人噪声的小船了。这年头没人用燃油之类的东西,没人担心动不动就多少千万年以前积攒下来的化石燃料还剩多少。人类最终还是找到了出路,新能源,虽然最后的转化结果还是像儒勒凡尔纳的小说章节一样:一切都用电。
  
  我坐在了那两块碑旁边,现在我又不得不面朝东方了。看那儿,有个老人在钓鱼。我在墨镜镜片后眯了眯眼睛,然后点了根儿模拟香烟。
  
  Modern life is...Gorgeous.
  
  健壮的自然母亲,你,Tulip,还有我。
  
  “我真希望你他妈的能看到这个,Padre。你会喜欢的。”原野上只有风驰骋而过,我也只能对着空气说话。太空旷,我的声音清晰却失真。但是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过日子,不卷入大事件,当个小人物,隔一段时间来看看他们。我的老朋友和爱人。当年世界还是一堆烂摊子,一群人争着想把烂摊子以自己的方式和顺序收拾好。然后他们死了。然后世界找到了出路。就像是每一代人类总能做到的那样:堕落,混乱,上升。地球缓慢自愈,城市被田园风光包围。你能看到一个文明再次建立在了绿水青山之上,人和大自然握手言和的时代。脱离电子屏幕,脱离他妈的大电视,脱离滚筒洗衣机,真正地生活。
  
  曾经有人对我说:“如果你还感到痛苦,那一定是你活得还不够长。”
  
  Well,我同意。
  
  曾经,当人们建起壮观的市政厅,我所见的却是它荒废后长满杂草和野花的废墟;当我看到街边的情侣坐在塞纳河边如胶似漆,我想到爱情必然的消湮;当我碰上兜售玫瑰、百合和郁金香的小贩,我只能联想到它们的枯萎;游乐场的孩子从我面前抱着球跑过,我看到坟墓中归于尘土的尸骨;我做出承诺,却想着既定的背叛;我深陷于爱的漏斗,却对他说:
  
  “我爱你,我现在真的爱你。不过,如果你死了,我几乎是肯定会移情别恋。”①
  
  现在,也许我活得够久了。当我看玫瑰,我不再看到分崩离析的爱,只是看到玫瑰;当我看孩子,我不再看到必然的死亡,只是看到孩子。②人会变的,不是吗?但是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善恶难辨,真假难分。就像是那首歌儿里唱的:我们不过是在鱼缸里游来游去的两个迷失的灵魂,而古老的恐惧只会愈发清晰——
  
  “It's Good,eh?”我用指节轻轻地敲了敲Jesse的墓碑,就像是几百年前敲他的前额一样。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③
  
  -
  
  世界变了,它变得更好了;人类变了,比之前好了那么一点点,虽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是所谓的惯例;我也变了,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但是无论如何,有一点也许你应该知道——
  
  至今为止,我还没爱上其他人呢。
  
  
  
  
  
  -
  ①:参考歌曲:Le dernier jour sur terre-Deniel Darc.
  ②:参考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的修禅第三境界:禅中彻悟,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③:Wish you were here-pink floyed歌词梗x
  ④:《Modern Life Is Rubbish》-Blur是张好专辑,夹带私货顺道塞句大实话。
        ⑤:其实只是提了一下的“爱的漏斗”也是首歌,原名Funnel Of Love,出自电影《唯爱永生/Only Lovers Left Alive》,好片。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