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因为怕‖死,所以自‖杀。

春游前一天做的梦了。

梦中我和我的同班同学们其实都不是中国人,我们是叙利亚人,被送到北京来上学而已。我们的家人和朋友都还留在叙利亚。春游当天我们高高兴兴地上了大巴车,我坐在倒数第三排,比前面的排都高出一个台阶。

我们坐定后,老师给我们念人名单:

昨天父母双亡的有:XXX和XXX同学。外婆去世的有:XXX,XXX,XXX和XXX。外公去世的有:……

她就这样一条条地念下去,我在“母亲去世”的那部分里听到了我的名字,一同被念到的同学大概还有一两个。我们表现得都很正常,平静得要命,没人出声。我们当中没有人伤心,反倒全都下意识地面无表情。我在梦里知道每天我的家乡都会死很多很多人,这样的点名也只是晨间惯例罢了。然后我就转头,向窗外看去。

老师说我们到了,让我们带好午饭下车。我们每人从餐盒里拿了一把子弹握在手里,有序地下车。下车之后,对面站着一排人,我们分别把子弹递给那些人的其中一个(我们似乎是对应的,一个学生一个人,不会重复)。对方接过子弹,我们扭头就跑。那些人就举枪射击,我被射中了胳膊和左手的无名指,倒在汽车后面哀嚎。我的同学们一个个倒下去,但枪声依旧在继续。

然后呢?梦醒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