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因为怕‖死,所以自‖杀。

点开看地狱双王激情赌骰

#OOC致歉x
# 没文笔纯叙事致歉x

  “Play with me, Crowley Boy~Come on. Don't be shy~Just play with me——”
  
  Lucifer还在捏着嗓子喊他,只要再插根毛茸茸的大尾巴上去,他就是一只为了获得主人关注而把尾巴摇得像螺旋桨的大狗狗了。他被用锁链绑在椅子上,不安分地在那狭小的空隙中左摇右晃、前倾后仰,用欠揍的蓝眼睛“热切”地看着在一边用玩手机来屏蔽噪音的Crowley。
  
  “别玩手机了,现代科技的毒瘤会像虫子啃苹果一样把你的脑子掏光的——”Lucifer不满地挑了挑眉毛,然后突然笑起来,“——除非你根本没有脑子。得了得了,把那个发光的小玩意儿放下吧。难道你觉得我还没有那东西好玩吗?”
  
  “保持安静,Lucifer。”Crowley朝空气翻了个白眼,顺手删掉了几条垃圾短信才把它放回大衣衣兜里,“至少手机不会在我不用它的时候大喊大叫,让我的臣民们抱怨不止——他们现在甚至都听不清自己的折磨对象的哀嚎了。”
  
  “想堵住我的嘴?很简单,你只需要小小地用用我,Crowley。你看,我现在被你锁在这,每一个细胞都跟你绑在一起——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咱们俩更亲密的伙计吗?我就是你的BFF,咱可以拿粉色塑料杯子喝喝下午茶,或者……你想怎么“使用”我都没关系。”Lucifer朝Crowley意有所指地笑笑,又眨了眨左眼。
  
  “你再说话我就要给你塞口球了。”
  
  “你要想塞早就塞了。你有无数种方法可以伤害我、让我闭嘴或是叫得惨兮兮,但你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我旁边玩手机,叫我闭嘴——这看起来可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十字路口的小恶魔。除非……你很喜欢听我在这求你。”
  
  “你省省吧。”
  
  “你养了几百年的地狱犬,难道还搞不明白要让一条狗听你的话,有时候你需要对它好一点?玩玩飞盘和接球,即使只是挠挠它的肚子、揉揉它的头,或者用活人给它做玩具。嘿,我现在——暂时——就是你的小狗狗,陪我玩会,然后我就听你的话乖乖闭嘴做个小甜心,怎么样?”Lucifer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用这个四五十岁的皮囊摆出那副表情显得格外滑稽可笑,就像一个竭尽全力装嫩的大土豆。
  
  “你知道吗,Lucifer?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Michael宁愿缩在笼子的角落里自慰也不和你玩。”Crowley的脸上闪过得意的微笑,“不过有句话我很爱听:你的确是我的小狗狗。”
  
  “暂时的。我这是大丈夫能屈能伸。”Lucifer靠着椅背往下一滑,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
  
  “咱们都心知肚明这是永远的。不管你袖子里还藏着多少张扑克牌都不会有任何区别。”
  
  “我变成现在这样的家伙完全是上帝的错,还有Michael,还有……所有的家伙。”Lucifer故作委屈地吸了吸鼻子,那双蓝眼睛里好像随时都能涌出大西洋那么多的真诚的眼泪。然后他突然开始以嘴上加了个扬声器一样的音量大声地唱起歌来,其投入程度让他看起来像个随着歌曲节奏疯狂地摇头晃脑的八十年代情歌王:
  
  “dada da da da da da——dada,dada da da——da——Love,Love,Love.All you need is love,love...Love is all I need——”
  
  “别在这大唱披头士,Lucifer...至少不要摇头晃脑并把前边那段该死的马赛曲剪掉。”
  
  “Love,Love,Love——”
  
  “Lucifer——!”
  
  “我只是在表达我的心情:All I need is love,但是没有人愿意分给我哪怕芝麻粒那么大的爱。我觉得你跟我应该还有点共鸣呢。”
  
  “难道所有天使的青春期都能持续几百万年吗?”Crowley讽刺地笑了几声。
  
  “Well,我青春永驻——可别嫉妒我。”
  
  “Nice try.但我不会因为同样的童年遭遇就陪你玩。”
  
  “Crowley, Crowley, Crowley, Crowley, Crowley,Crowley, Crowley, Crowley, Crowley, Crowley, Crowley, Crowley, Crowley......”Lucifer把眼球往上翻,蓝眼珠在眼白上悠来荡去,像念经一样模糊不清地把Crowley含在嘴里乱转。
  
  “别把我的名字念得像个口头禅一样,你个烦人精。”Crowley把手插进了兜里。
  
  “你知道——内心里——你一点也不觉得我烦。你可以给我塞口球,你可以从那扇门出去,一屁股坐在我的王座上处理无聊的财政问题。你脖子上可没有狗链栓着你,让你听我说话。”
  
  “我在地狱最边缘的角落都能听见你制造的噪音,我站在那儿完全没有影响。”
  
  “那你完全可以履行你对Winchesters的承诺把我扔回笼子,让我和我哥烂在一起。”
  
  “但我更愿意看着你变成我的狗。胜利者的快感——你比我了解多了。”
  
  “得了得了,别狡辩了,Crowley。你喜欢跟我赖一块儿——BFF~哈!我亲爱的sidekick,现在你说不出话来了。别看天也别转头,直接承认比什么都强。”Lucifer脸上的得意越来越明显。
  
  “闭嘴。”Crowley低声命令道。他犹豫了几秒,深吸了一口气——“你想玩什么?”
  
  “……”Lucifer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想玩什么?”
  
  “……”
  
  “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你让我闭嘴。而现在,我正试图当你温顺的小甜心。”Lucifer用气声嘟囔着,不时瞟两眼四周,像个趁巨人午睡偷金蛋和白鹅的小孩。
  
  “……”Crowley无奈地看了看天花板,“……你可以说话。”
  
  Lucifer笑得像只诡计得逞的海狸。
  
  -
  
  前任与现任地狱之王坐在一起掷骰子。
  
  ——严格来说不是坐。
  
  Lucifer被从椅子上放了下来。
  
  “我都跟你绑定了,你还要搞这些有的没的形式主义吗?”Lucifer扭了扭身子,向Crowley提醒他身上的铁链。他一被放下来,就像只早起的老猫一样开始伸懒腰,扩胸,压腿,扭动手腕和脚踝,左扭三圈右扭三圈,开合跳,原地高抬腿跑,弯腰够脚背,正侧压腿,空气拳击……半小时后,他侧躺在地毯上,用手撑着脑袋,抬眼看着已经不耐烦到头顶冒烟的Crowley,像树懒一样慢慢悠悠地露出微笑:“来个骰子吧。”
  
  “真——心——话——大——冒——险——”Lucifer拖长了声音字正腔圆地说,用食指和大拇指夹住骰子稳稳当当地放在了他和Crowley之间,“具体规则我觉得你懂,点数大的赢。”
  
  “人类无聊的聚会游戏。”Crowley嗤之以鼻。
  
  “你屁股底下的那个红色小蒲团儿更无聊。作为你的老大哥,我该让让比我小了几亿万年的小弟弟。来,你先来扔。”Lucifer身子向前一倾,把骰子往Crowley的面前推了推。
  
  Crowley耸耸肩,把骰子拾起来随随便便往空中一扔。骰子在空中旋转了几圈便掉下来,摔在地毯上,露在上面一个大大的黑色圆点。Lucifer倒是扔得很虔诚,先在手里晃个一会儿然后才扔到空中——旋转,下落,停在六点。
  
  “哈!看来幸运在我这边。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选一个。”
  
  “真心话吧。”至少它听起来没有大冒险那么危险,Crowley想。如果这个老混蛋搞出点“把我的王座还给我”之类的,岂不是没法收场。
  
  “好。”Lucifer笑得很狡诈,“你最常穿的内裤是什么牌子和颜色的?来吧,回答。”
  
  “……?”Crowley愣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己接到的会是一些关于你用不用牙线或者你以前睡觉磨不磨牙之类的问题。而不是关于……内裤。
  
  “你不穿内裤?看来我要换问题了……”
  
  “你——粉色的维多利亚的秘密。”
  
  “噢!真的?”Lucifer惊讶地看着Crowley。
  
  “当然不是真的。这局过。再来。”
  
  Crowley看着自己的一点和Lucifer的六点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或者说这就是运气?他看了看在对面坐起身来、得意洋洋地抱着双臂还像不倒翁一样前后摇晃的Lucifer,“现在,问你的问题吧,正常一点的怎么样?”
  
  “你在床上最多能坚持多久?”
  
  “……”Crowley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应该答应恶魔本尊陪他玩这个弱智游戏。
  
  “你觉得自己下面的长度怎么样?有多少?”
  
  “你会选哪个,听一场Justin Bieber演唱会,还是听Donald Trump演讲三小时?”
  
  “你的肚子上最多能捏起来几层肉?”
  
  “如果你必须在我的生日上当性感舞娘,你会穿成兔女郎还是猫女郎,为什么?”
  
  “你舔地板的时候最想说的话是什么?”
  
  “如果你要用四句话向Dean Winchester表白,你会说什么?”
  
  “如果你被要求上那头你妈用你换来的猪,你会采取什么姿势?”
  
  “你这辈子最耻辱的时刻是什么,描述一下?”
  
  “……”
  
  “你准备这些愚蠢的问题准备了多久,Lucifer?”Crowley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些问题才不愚蠢。它们很好玩,你不觉得么?我承认,自从你把我绑到这来,我就开始构思这些问题了。真的有点难度,你知道。我得把恶心你和羞辱你的东西结合在一起。”
  
  第三十七次,Crowley注视着自己的骰子——还是一。Lucifer又扔了一次,还是六。
  
  “好了,下一个问题——”
  
  “大冒险。”Crowley打断了Lucifer的话,“别再出真心话了,这次我选大冒险。”
  
  “我尊重你的选择。”Lucifer诡异地笑了笑,他迈了将近半分钟的关子,蓝眼睛看着Crowley看得他有点发毛。
  
  “吻我。”他说。
  
  “什么?”Crowley以为自己听错了。
  
  “来吧,吻我一下。能亲吻闪耀的晨星可是莫大的荣幸,Crowley。”Lucifer讽刺地笑着,他眯起了眼睛,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海狸了。趁着Crowley还处于正在分析信息的空当,他咬破了自己的手,用血在没有被地毯覆盖的地板上画了一只简笔画小恶魔:一手叉腰,一手拿着干草叉,头顶两只角,加上嘴边的微笑有点像是打了胜仗的拿破仑。恶魔的尾巴向一边歪去,抖动的线条末端是一个小三角。画完,他往后错了错身子,从远处欣赏着自己的大作,隔几秒就抬眼看看脸上没什么表情且一言不发的Crowley。
  
  “你吻我。”Crowley终于开口,他的语气非常坚决,“你是我的狗。你吻我。”
  
  “可是你输了赌骰。你吻我。”
  
  “你吻我。”
  
  “不,你吻我。”
  
  “我命令你吻我。”
  
  “按规矩办事——你吻我。”
  
  “我就是地狱的规矩,你吻我。”
  
  “但你并不是这个游戏规矩的制定者,你吻我。”
  
  “地狱之王的最后通牒,你吻我。”
  
  “真正地狱之王的最后通牒,你吻我。”
  
  “我拥有你,你吻我。”
  
  “好吧好吧,看你这么诚恳地想让我吻你一下的份上……”Lucifer无奈地耸了耸肩,突然凑上前去像一只攻击敌方的小狗一样用牙齿轻轻地咬住了Crowley的下唇。他在叼住对方的下唇的时候还没忘了狡黠地眨眨自己的眼睛。
  
  Crowley下意识地想向后退开,却被Lucifer抓住了肩膀,又在上面毫不留情地捏了一把才放开。Lucifer像是一条收回身体的毒蛇一样飞窜回原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盘起腿,用手扒住自己的膝盖继续摇摇晃晃,只是脸上的笑更为阴险而得意了——
  
  一副彻底打败了Crowley般的表情。
  
  Crowley狠狠地闭了一下眼睛像是确认自己眼前的的确是Lucifer,他又看了看地板上那个六点的骰子,皱了皱眉头:“我知道你在作弊。”
  
  他可没看到上帝站在Lucifer的后面帮他最喜欢的儿子获胜,这么多次他一点,Lucifer六点?如果Lucifer真的有这个运气,他现在就不会坐在这求人陪他玩,而是去外面作威作福了。当然,他的首要任务会是先捅死了自己再出去疯玩。唯一的解释:他在使用他的天使之力作弊。
  
  “得了吧,我可没有。”Lucifer语气轻快地否认道,“我可是恶魔本尊。我才不会在这种小游戏上作弊,传出去可是会毁我形象的。”
  
  “承认吧。我纵容够了。”Crowley把骰子拿在指尖上转了转,然后用食指的侧面和大拇指把它轻轻松松地捏成了一撮黑色和白色掺杂的粉末。
  
  “好好好,你抓到我了,你抓——到我了。”Lucifer滑稽地举起了双手,把手臂贴在自己的耳朵上,开始做手臂的开合运动,“只是小小的作弊而已,谁会想到你把这个“无趣的聚会游戏”看得这么认真一次都不作弊呢?你可是个恶魔。难道十字路口的恶魔都这么守规矩?”
  
  Crowley站起来,把手插在兜里沉默地看着他——或者说是用一种奇怪的方式盯着他。
  
  “还玩吗?虽然你把骰子捏了。”
  
  “不玩了?”
  
  “别这么小心眼。”
  
  “给我点反应,Crowley?”
  
  “我不会作弊了。”
  
  “玩吗?”
  
  “说个准话?”
  
  “……”Lucifer瘪了瘪嘴,环视了一周除了他们俩以外空无一人的囚房,“——One Game,One kiss.”
  
  “Make it two.”Crowley说。
  
  “No problem.”
  
  “Deal.”Crowley从自己的大衣兜里掏出一大卷卷轴来,解下系着它的红绳,卷轴便散下来,像一条河流一样落下,舒展向房间的另一边,“不过你得先把这份总共一百三十八条的契约细则签了,我可不希望你又拿什么奇奇怪怪的理由不交付我陪你玩游戏的报酬。”
  
  “你什么时候写的这玩意儿?”Lucifer惊讶地挑了挑眉毛,拎起一部分卷轴随意扫了两眼。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Lucifer.”Crowley得意地笑着昂了昂头,“祝你输得开心。”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