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暗地病垃圾制造者。
多余的人。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

MY PERFECT BROTHER/情人节快乐

*纯粹赶时间瞎写*
*创文笔历史新低*
*楼上说得好像你有文笔一样*
*本来以为写不完结果居然成功了???*

  Noel从午觉中脱身而出的时候,浑身酸痛。他不知道怎的从床上翻了下来,躺在了地板上。当他睁开眼睛,尽管隔着一层衣物,但他依旧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肩胛骨坚硬的轮廓,自己的四肢舒展开来绵软无力,滑腻的内脏散落一地。他眨了眨眼睛试图把那堆器官捡起来,塞回它们应当所属的系统中,却感受到一股来自抽搐的胃部的浊流迅速上涌——他像只被翻了壳的乌龟一样挣扎着爬起来,手脚并用地跑进厕所。
  
  疯狂呕吐。他的五脏六腑再次被颠倒了一个个,就像是启动的双色球彩票机一样。
  
  他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但他觉得自己一切都好。没有伤口——尽管浑身上下隐隐传来钝痛,他把那归功于在地板上躺了一夜的结果;他找到了自己的钱包,里面本就为数不多的钱依旧安安稳稳地待在原位;他又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全是褶皱但是没有破损。他用手指揉捏着酸痛的后颈,摇摇晃晃地下了楼。像平时一样他一边下楼一边呼唤自己见鬼的弟弟:
  
  “Liam?”
  
  “怎么了,Noel?”Liam在餐厅的饭桌旁坐着,用他那漂亮得令人钦羡的蓝眼睛疑惑地看向Noel,然后放下了手里的书。
  
  Noel一时间怔住了:Liam还是Liam,像是从小到大一样漂亮,头发被整理得整整齐齐,蓝眼睛中的柔波如同塞纳河上的波光般勾人,眼神纯洁得像个小孩。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解释,为什么Liam Gallagher,他的半文盲弟弟,会捧着一本《精神现象学》认真拜读——N虽然oel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玩意儿,但是他可以确定这不是本小黄书。他凑近瞄了一眼作者:黑格尔。好吧,他还是没听说过。
  
  再看他的坐姿!Liam只坐了椅子的前三分之一,挺直脊背,双腿拘束地并在一起——坐在那里认真看书的是谁?某个公学的乖乖小书虫吗?
  
  Noel怀疑他在某个梦里,而且是个噩梦。也许将是他人生中最恐怖的噩梦。
  
  “怎么了,亲爱的哥哥?”Liam注意到了Noel那仿佛被塞了一嘴狗屎般的古怪表情,关切地问到。他一脸认真,而且比医院的嬷嬷还温柔。
  
  Noel开始庆幸自己刚把胃吐干净。
  
  “Liam……”Noel欲言又止,因为他的弟弟正像一条忠诚可爱的小狗一样坐在椅子上仰望他,那种殷切的眼神就像是在召唤Noel揉他的头。Noel没忍住,伸出手揉了揉弟弟柔顺的棕发。Liam的温暖通过发丝传到了Noel的手指上,指纹被酥麻的暖意填满。Liam居然还蹭了蹭Noel的手心。
  
  “你看起来不太好,需要我给你泡杯茶吗?”
  
  “你不累吗?要不要坐一会儿?”
  
  “你好像在发抖,我需要给你拿块毯子吗?”
  
  “我最近在看黑格尔的著作,你对他关于“滑稽”的论述有什么看法?”
  
  “你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Noel。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
  
  “最近天气转冷了,你一定要注意身体。”
  
  “把头起来一下,Noel。我给你在脑后垫一个垫子,否则你的颈椎可能会更疼的。”
  
  “需要我给你揉揉肩膀吗?”
  
  ……
  
  Noel觉得自己已经要溺死在Liam无穷无尽的嘘寒问暖和礼貌而充满善意的关爱当中了。
  
  他这辈子都没想过这一切能发生。至少不是这辈子,不在这个星球上,不是这个星系,也不可能在这个宇宙。那顶多是泡泡一样一戳即碎的梦幻,但是现在却像是他妈的一堵墙——Noel使尽全身力气地撞它,它却纹丝不动毫发无损。
  
  他瘫坐在沙发上,面对着电视,脑后垫着垫子,一块厚厚的毛毯遮住了他的肚子和以下的部分,手里还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他就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头一样坐在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Liam则像是个什么全能管家一样主动为他服务,简直到了心甘情愿地做牛做马的程度。这让Noel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他要难受死了。
  
  Liam光滑的手背贴在了Noel的额头上,这突然的举动着实吓了他一跳——他浑身上下的肌肉在一瞬间全部痉挛。然后Liam的手缓缓下移握住了Noel的左手,“你的手还是很冷。”
  
  Noel正在惊吓与尴尬中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时候,Liam适时地放开了Noel,走开了。
  
  “我去再给你找点热乎东西吃。”他说。
  
  惊魂未定的Noel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他用手拍着胸口就好像突然发作了什么急症一般。他盯了一会儿门口,不知道Liam究竟发了什么疯。说实在话,他干的事一点也不……Liam。那个没事就跟他顶嘴的小孩去哪了?那个满口脏话的曼彻斯特小流氓去哪了?那个天天让Noel泡茶的小懒蛋去哪了?又是哪个慈母属性点满的老学究住进了这副躯壳里?
  
  这玩意儿一点也不真实。
  
  Liam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盒巧克力饼干。他歉意地微笑着把饼干递给Noel,说道:“实在抱歉,Noel。我只找得到这个了。”
  
  Noel用颤抖的手快速地接过了饼干,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然后把红色的金属饼干盒抱在了怀里。他犹豫了两秒,思索了一会儿,抬头问Liam:“你今天是怎么了,Liam?”
  
  “我?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亲爱的兄弟。”Liam的笑得像个灿烂的小太阳一样,强光炙烤着Noel让他再次像条被放在火上煎烤的活鱼一样坐立不安起来。他的双腿欲欲跃试,每一个细胞都在向门的方向眺望,高声呐喊着自由。
  
  “真的没事?”
  
  “当然。我好着呢。”Liam回答,“但我很担心你,Noel。你今天一整天都看起来魂不守舍的,你要知道,我愿意倾听你的一切烦恼......”
  
  Noel恨不得直接一把糊在Liam的嘴上阻止他再说下去,然后抄起根球棒或者之类的玩意儿把这个冒牌弟弟一棍击倒,再像马来狂人一样夺门而出。他要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干脆像上帝一样踏着海面跑过整个英格兰海峡好了。但他没有。他只是清了清嗓子,把茶杯里的热茶一饮而尽,拿开毯子,对Liam说自己要上趟厕所……
  
  然后再疯狂地夺门而出。
  
  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了三条街,然后庆幸自己因为热爱足球而锻炼了不错的体魄。他坐在了公园的一条长椅上,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打火机,点燃,然后开始自言自语。
  
  “好吧,上帝。你知道我不相信你,只有在足球比赛的时候我才会主动跟你说两句话。但是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觉得我弟弟被什么爱心泛滥的恶魔给附身了,用……用关心我的方式来残害这个世界上的生灵……阿门。”他盯着跳跃在打火机上的火焰,自嘲地笑了笑。他现在似乎也开始犯病了,也许是受Liam的传染。
  
  “你需要什么帮助?”一个熟悉的声音从Noel的耳畔传来,Noel几乎要猝死了。他转过脸去,Liam坐在他的身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次是和蔼的笑。
  
  “Liam?”Noel试探地唤道。
  
  “不,我不是你弟弟。我是个天使。上帝很忙的,你向他祈祷,我听到了。”Liam笑得更纯真了一点,不过大概这就所谓的“天堂的职业微笑”吧?如果真的有这么个东西的话。
  
  “但是……”
  
  “噢,是的。我的外形的确是你的弟弟。每个人看到的天使的形象都有所不同,他们潜意识中认为天使是什么样,所看到的天使就是什么样。我想你可能认为你弟弟是天使吧。”现在Noel开始想一拳打在这个发疯的Liam漂亮得过了分的小脸蛋上了,那个笑容让他不舒服。当然,这个家伙说出的事实更让他不舒服。
  
  下一秒,“噗”地一声轻响。Liam的身后展开了一对结白的双翼,发出柔和的光。
  
  “没别的,就是给你证明一下我的身份。”
  
  “好吧,如果你真是个……天使。”Noel别扭地看了看Liam背后的翅膀,却难以忽视这位天使对自己赤裸裸的注视。如果这只是个普通人这样盯着他还好,但是如果是他弟弟的眼睛,就不太一样了。更何况他现在还被明确地告知这双眼睛的背后栖息着一个天使的灵魂。最后,他干脆扭过了头去,但是那长矛般的目光还是贯穿了他。
  
  “你能解释一下我弟弟是怎么变成一个神经病的吗?”
  
  “是这样的,Noel,这有个事实你并不知道。不过如果我给你说明白了,你肯定也就清楚了……”那天使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本小笔记本来,把其中几行鬼画符般的文字指给Noel看,“这是我们天使的以诺语文字。你看,你在人类纪年法的公元2018年二月十四日出了车祸。你现在其实是处在濒死状态,灵魂被我们暂时放进了天堂,这里一切的运行都是按照你生前的所期望的来的,你弟弟的行为也如是。”
  
  “我死了?”Noel目瞪口呆。
  
  “不,还没有。事实上,你马上就要被救活了,”天使看了眼手表,“再有个四分钟吧。”
  
  “我不可能期望我弟弟成为那么个……玩意儿。我弟弟就是我弟弟,而不是个……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但肯定不是这个鬼样子。”
  
  “不,Noel。我们给了你一个完美的弟弟。需要我念一下你的祈祷内容吗?”天使又开始翻他的小本,然后用手指去一行行地捋:“比如这里:我的上帝啊,我为什么就不能有个听话点的弟弟呢?!还有这:我的上帝啊,我弟弟为什么就不能有点礼貌呢?!再看这里:我的上帝啊,我真希望我弟弟有点学问!这:我的上帝啊,Liam他要是学会照顾人而不是天天等着被照顾就好了!别忘了这:我的上帝啊,你哪怕理解一下我的烦心事也好!还有这:我的上帝啊...”
  
  那本厚厚的小册子里记得密密麻麻的,Noel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积攒了这么多抱怨。
  
  “我那才不是什么祈祷!“我的上帝啊”不过是个他妈的感叹词罢了!”Noel大声说道。
  
  “可是你要知道,我们一直都是把这个所谓的感叹词后的内容当做祈祷来处理的,Noel。”
  
  “那是你们蠢!……”Noel怒气冲冲地正想继续谩骂天使、天堂和上帝,却被天使打断了。天使拍了拍Noel的肩膀,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
  
  “好了好了。现在你该回去了。”
  
  -
  
  Noel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弟弟那张尽管已经四十多岁却依旧漂亮的大脸。他还没来得及翕动一下嘴唇,就被一个湿漉漉的吻猛地截住。这个吻充满了愤怒,混合着好像下一秒就要冒起烟来的焦急,却被热烈的爱所彻底掩盖。
  
  Noel一瞬间还以为自己还在天堂没回来。但下一秒,他悬着的一颗心就落了地
  
  “你个没脑子的傻逼,开车不会他妈的瞪大你那双小眯眯眼看看路吗?!”
  
  Noel笑了起来。这才是他所爱的弟弟,他完美的弟弟,他的小天使。去他妈的天堂吧。
  
  “情人节快乐。”Noel只是笑着回答。Liam没说话,只是用更多的吻回应自己的哥哥。
  
  “噢,对了,Liam。”
  
  “什么?”
  
  “永远也不要说“我的上帝啊”这个词。”
  
  “这又是他妈的为什么?”
  
  “……你就当这是一个死里逃生的人的忠告吧。”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