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暗地病垃圾制造者。
多余的人。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

「我所说的把根系扎入天空的树」

行走在由水泥铺就的树冠的背面

抬起头

如剪影般光秃秃的枯树

我漠视着它们

肃穆地凝滞在冬日里

把落有黑鸟与晨雾的根须

深深扎入天空

                                         ——12/07

-

潞园主甬路上的冬日景致

它们无声地矗立于每一个笼着暗蓝色而太阳还未露头的清晨,或是夕阳早已落下、天色渐渐转暗的傍晚,或是所有的阴云密布的天气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