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暗地病垃圾制造者。
多余的人。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

老的惰:

上次读郁达夫,至少在廿五年前。
那时年纪尚小且远不如当下的同龄人见识广,既难以理解他笔下的爱与性,也难以领悟他在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的徘徊。
留下深刻印象的,貌似仅有《沉沦》《春风沉醉的晚上》《迟桂花》等名篇的篇名以及早期白话的拗口。
读了“许子东讲稿”第二卷,被其中有关郁达夫的论文吸引,于是找来这本小说精选集。
难以理解的已理解,难以领悟的已领悟,同时,有了属于自己的明确的好恶——最爱《微雪的早晨》,因为它相当“现代”,甚至使我想到雷蒙德·卡佛;另外,《采石矶》和《东梓关》也让我喜欢。
前两年读太宰治《人间失格》,觉得颇有郁达夫《沉沦》的气息。这次重读后者,发现就像许子东说的,北欧味儿很浓,比如沉郁的气质和无节制的情感表达。
本书未收的《逃走》(又名《盂兰盆会》),在网上看了。许子东说,在艺术上,它是真正的珍品。嗯,果然“清澄”。

评论

热度(13)

  1. 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老的惰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