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暗地病垃圾制造者。
多余的人。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

Something...?

  我大半个下午都在思考,我他妈的为什么那么爱Liam Fucking Gallagher。好吧,他长得漂亮得要死,不管他现在到底是不是已经四十了。他使他唱得每一首歌闪闪发光。有的时候,他拿起吉他,也可以写出点不错的Tunes & Lyrics。
  
  但是有时候我觉得这都不是重点,Cobain等等一票人马在这些方面事实上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爱他们,但是没有像爱Liam这样。什么?你问Chester Bennington?基本相当,但是不是同一种爱——你懂我啥意思不?
  
  嗯……估计你不懂。
  
  我总是把Chester描述成「我早年生活的拯救者和激励者」,他拯救了我的生活,把我变成现在这个依旧很烂但是可以笑得很开心的孩子。我对他的爱更像是一种感激,就像是感谢我妈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我感谢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而Liam呢?他大概才是真正的Idol吧?我像个刺猬球一样从Blur滚进了英伦摇滚,然后一首红遍大江南北的Wonderwall使我驻足于绿洲。
  
  我挺喜欢他们的歌,而CC的去世更让我明确了一件事「如果有个人来天朝开演唱会,一定要去,万一哪天出点什么事就没机会了呢?」抱着这种心理我和我基友攥着两张一千多块钱的演唱会门票跑去看了Liam的北京站个人巡演。
  
  可能是我长大了吧?我不知道x
  
  记得一五年去看林肯的演唱会,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凳子上,闭着眼睛像听古典音乐会一样听演唱会。那就像是在一个完全漆黑的宇宙中独自漂浮,Chester的声音破空而来——上帝说他想要光,然后这个世界上就有了光。
  
  Damon唱道:「Song is the only SUN.」
  
  今年的第一二首本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只不过从坐着变成了站着,脚上打着节拍。但是渐渐的……他的感染力实在是太强了!我第一次真正地感受到了那种想要从看台上蹦下去,穿过内场层层叠叠的人群,然后扑到台上去摔吉他的强烈冲动。除了把自己撕碎无法发泄。所以我们高声跟唱着歌词,晃动身体,然后去尽情地爱。
  
  彻彻底底地、倾尽所有地、全心全意地,爱上这个见鬼的曼城流氓。
  
  他有太多我向往,但是没有也似乎不可能有的东西了。不是他的名气,不是他的钱,不是他的丑绿或是他家里的几千个铃鼓,不是他在物质世界所拥有的那些东西。那都是——就像是foo fighters口中U2的新歌一样——就是个「Fart」。
  
  他爱他自己。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他都会想:「噢,我的老天爷,我咋这么牛逼呢?」如果他不开心,他会看看镜子——「操,我真他妈的帅!」然后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出门了。
  
  他觉得这个世界上自己真是重要得要命,但也会很谦虚地对于Q杂志把他评为最佳主唱的时候表示:「得了吧,很多人在这方面都比我要好,我肯定不是最佳主唱……但是你说今天这场?当然了,在这场里我可是最棒的。」
  
  他爱人的能力无人能敌。他所有的歌里都闪烁着爱和梦,遮掩了一切忧伤。就像是他在Universal Gleam中所唱的:我会给你看整个宇宙都为我闪烁,我会帮助你实现破碎的梦想,我会给你带来激动人心的消息,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但我已不再年轻,让我告诉你如何活得最真。他依旧期待着和他哥重组绿洲,尽管十年来杳无音信,但是他还在说「我爱我哥和绿洲。」
  
  他活得真实,他什么都敢说或者做。明星们真的就像是「明星一样」,他们是闪着光的星星,我们站在地球处于夜晚的那一半上抬头仰望。他们闪光,发出的光线经过很久很久,穿越耀眼的距离射入我们的视神经。透过望远镜,我们只能看到他们表面的样子,很少能像挖掘地球一样窥视他们的内核。但是Liam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他会直接送给你一艘火箭,用他说的话、他做的事或是他写的歌把你送上他的星球。
  
  他大摇大摆地从后台走向台前,手里举着铃鼓。面对着下面的人群如潮,他泰然自若。
  
  对,这就是重中之重。
  
  负手而立,
  在被万人所围的岛礁之上,
  香槟色超新星在傍晚的光晕中闪耀。
  真实,坦诚,从容如猫,
  人造的云翳无法掩盖歌声中的彩虹。
  此去经年,
  包裹于那岁月的刻痕之下,
  却依旧是那,手执星形铃鼓的少年。
  跅弛,不羁,狂如疯马,
  世界的冷漠无法熄灭皮囊下的烈火。
  为梦想而生,为星光而活,
  远方翱翔于寰宇的夜莺将永生不死。
  
  看一个令人悲伤的癌症短片,他会把自己的儿子拉进怀里狠狠地去揉;当有网友发出绿洲时期他和他哥的合影,他会很伤心地回复他有多爱他哥,他是个多棒的弟弟,但是他哥却有多不领情;当面对歌迷,他对着台下哭泣的观众揉了揉眼睛,告诉他们:“你们为什么哭呢?看演唱会不能哭啊”;他会看推特上几乎所有的回复,然后很认真地去给那些人写回复;他写歌告诉别人,我年轻的时候做事很莽撞但是我又不擅长道歉,这首歌是献给所有我惹到的人的……
  
  他有一个太完美的灵魂了。
  
  怎么说呢?这可能是第一个能让我感到被打动的毫不忧郁却也毫不遮掩的灵魂。他就是太阳。他就是天使。他就是那些在阳光下甚至不会发生丁达尔效应的剔透灵体。他就是星星。他就是那耀眼的香槟色超新星,闪烁在天边。
  
  当这个世界上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想法或是每一个举动都被评判;当我的父母告诫我有些话不能和外人乱说,要不然会被一群人指指点点,给别人留下坏印象然后在社会上混不下去;当诋毁他人的流言蜚语挤满大街小巷;当别人告诉我有一天我一定要看上级的脸色行事;当有人让我抬头看着父辈投下的阴影,告诉我所有人表现出来喜欢你都不过是因为你父母的成功——当整个世界都在用各种各样地方式向我揭露她肮脏、丑陋、阴暗、布满疮疤的后背的时候。
  
  Liam让我看到了光。还有纯真的可能,想要回到童年,去享受那些被包裹在愚昧无知中的日子,去尽情地挥霍那些属于孩子的品质。去攀爬树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向地平线骂脏话,对未来投出的目光沐浴在阳光里,所有的想象都可以成真,在梦里笑出声来,然后因为一块企鹅软糖开心一整天。
  
  雷锋值得学习,乐于助人是天经地义的义务,无私和正义感使我快乐,我也会为我只有一次生命可以献给我的祖国而感到惋惜……
  
        每次一看到他就会感到,这一切都回来了,或是他们从未消失。在某些宗教中,火是最纯粹也最纯洁的东西了,是的,Liam就是生命之火,他是火种,然后点燃我们所有人的心和这个潮湿阴冷的世界。

  Love u , rkid.
  
  Love 2 deep.

        AS YOU WERE x

评论(3)

热度(23)

  1. RainyPhoenix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