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暗地病垃圾制造者。
多余的人。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有个人在一个城堡里唱这首歌,我穿过迷宫一样的走廊向他跑去,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微笑,突然向前奔跑,把教堂的彩色玻璃窗撞得粉碎,张开双臂像只金属大鸟一样跳了出去。

我大概认识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