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暗地病垃圾制造者。
多余的人。
我的反抗,我的自由,我的激情。

Tender[一]

  窗帘被紧紧地拉起,那层厚重的鸽灰阻挡了大部分阳光。窗外是几点钟?时间在墙壁上“咔嗒咔嗒”地慢慢流逝。有橘黄色的光从窗帘下泻出,那是Neol再熟悉不过的路灯灯光。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直到Damon敲响了他们家的门,然后在一番与他扯东扯西的高谈阔论后醉倒在了他家的长沙发上。他蜷缩着抱着一块蓝色靠垫的睡姿像个婴儿,躯干滚烫,手脚冰凉。
  
  Noel从柜子里翻出了多余的毛毯,蹑手蹑脚地走到Damon的身边,给他盖上。他生怕毛毯上毛绒绒的线头在划过Damon的皮肤时会把他惊醒,然后,这只在深夜栖落在他家中的天使就会飞走,甚至连一片羽毛也不会留下。但是他没有醒,在为他掖好被角的那一刹那,Noel长舒一口气,直到这时他才敢于正常呼吸,而不是压迫着自己的横膈膜,让自己的肺攒得像皮球。
  
  Noel坐在沙发旁,借着放在柜子上的小台灯发出的昏暗的黄光,他可以清楚地看到Damon熟睡时的脸。光芒在他有些杂乱的棕发上久久停留,留下一圈金属色泽的金色光晕。他微蹩着眉头,右手不知何时紧紧地抓住了毛毯的边缘,把布料在手中攥成一团——他的梦中有什么?Noel不由得这样想到。大概是Graham吧,虽然Graham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但是Noel深知那段刻骨铭心的痛苦经历是Damon迈不过的一道坎。他只是不能失去他的吉他手,不是吗?
  
  我也是吉他手啊,Noel想别过头不再看他,但是却发现自己移不开视线。就像是一个人深陷泥沼或是流沙之中,越挣扎,越沉沦,直到在被捕获与束缚的快感中永远地停止呼吸。他的目光细细地描绘着Damon的鼻梁,在薄薄的皮肤下包覆着结构鲜明的骨头。还有他的嘴唇,Noel的视线在那里久久徘徊,嫩粉色的两片软肉,被轻轻地拉扯成一个微笑般的弧度。Damon突然轻叹了口气,眉头舒展开来——他在微笑。
  
  一个人可以被世界馈赠的最好礼物,就是他的微笑。Damon Albarn的微笑。一个天使的微笑。他的微笑总是有所不同,对朋友的微笑,对歌迷的微笑,对媒体的微笑……还有,对Graham Coxen的微笑。现在就是最后一种。充满了甜蜜和宠溺还有失而复得的惊喜,却又与某种小雨天气般的忧伤交织在一起,像孩子期待彩虹。
  
  Noel的脑海中突然充满了蓝色,包含着星辰、宇宙和大海的蓝色。那是一双眼睛,Damon的眼睛,现在正深眠于他的眼皮之下。蔚蓝的弧度,果冻般的透明和清澈,总是带着稚气未脱的温柔。还有声音,熟悉的声音。他从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有多么喜欢Damon叫他的名字。在一场演出里,他在后台磨蹭了好久,就是为了让主唱侧着身子,对着麦克风轻声呼唤:“Noel?”
  
  还有呼唤声后紧跟的那三声轻笑,富有磁性的同时,却又像是慕斯蛋糕一样甜得发腻。
  
  那天他们表演的曲目是《Tender》.
  
  当蓝眼睛主唱用他一如既往的步伐晃到Noel的身后的时候,Noel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就像是个迷恋Damon的高中女生一样在高声尖叫。但是他知道还有一个人也现在台上,那个因为过于羞涩而总是不太敢看镜头的吉他手,低着头认真地扫着和弦。Noel用余光看着Graham的侧脸,他真的可爱极了不是吗?所以Damon爱他,而他当然也值得被一位美丽的天使所眷顾。
  
  一个令他心痛的事实。
  
  有些东西,他无论如何都无法企及。他得接受这个事实。在多少年之前,他就写过一首歌,叫做《Master plan》。现在他却无法用这个来说服自己,理智只是无法战胜激素的汹涌澎湃。
  
  Tender 像条蛇一样缓缓地缠绕住他。他想俯下身去吻Damon,吻在他的脸颊上,他的眼睛,他的额头,他的唇角边缘,他玫瑰般的嘴唇,他曲线流畅的脖颈,他的锁骨和……任何地方。就像是温柔的夏雨吻遍梦孩身躯的每一处柔软。叫醒他,看着他的眼睛说爱他,然后呢?
  
  然后会遭到拒绝和排斥。一定是这样。
  
  Noel被吓了一跳,因为Damon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突然发现自己和Damon离得有多近,也许是他不由自主地俯下了身去,为了在昏暗的光线中更好地看清一些美好的小细节。那双迷人的蓝眼睛与他近在咫尺,温暖的气息掺和这酒的氤氲在他们之间蔓延,Noel只是无法不去看Damon的眼睛。在一个大风天气的桥上凝视着水面,无数的银色光弧在深蓝色的凝胶上流动,而在那一层深蓝的液态水晶之下,还隐藏着一片深沉的大海。凝视着那连气泡都没有都沉静的深渊,大脑中只有一个徘徊已久的执念——跳下去!
  
  Damon笑了,他大概还没睡醒,半掩的瞳中一片迷蒙的氤氲雾气,唇角是孩子天真无邪的弧度。他向上探头,在Noel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柔软的唇瓣在Noel的皮肤之上绽开。一个完全是无心的吻,但是却足以令人的心中一片惊涛骇浪。“晚安,Noel……”他的声音慵懒,音节之间含混不清,连成一片。翻了个身,他又睡了回去。
  
  Noel 僵硬地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是应该想什么,只是信马由缰地任其驰骋。他在想,一片氤氲的红光中,Damon 和 Graham站在台上,Graham依旧有点躲闪似地弹吉他,Damon则深情款款地对着他的吉他手唱歌,然后吻在了他的眼睛上。
  
  我呢?他想。
  
  陷入黑暗。
  
  Tender is the night Lying by your side,

  Tender is the touch of someone that you
love too much,

  Tender is the day The demons go away,

  Lord I need to find Someone who can heal my mind,

  Tender is the ghost The ghost I love the most,

  Hiding from the sun Waiting for the night to come,

  Tender is my heart I'm screwing up my life,

  Lord I need to find Someone who can heal my mind,

  Come on, Come on, Come on Get through it,

  Come on, Come on, Come on Love's the greatest thing,

  That we have I'm waiting for that feeling,

  Waiting for that feeling Waiting for that feeling toe,

  Oh my baby Oh my baby Oh why Oh my

  ……
  
  「别以为我要写缸门,如果我还能码出后续来,这篇文的 Tag 就一定会改.」

评论

热度(8)